阿政與莉塔(下):三分鐘讀懂日本威士忌歷史

文/ W編

前面提到生產威士忌的必要條件便是要有蒸餾廠,除了設備的打造以外,還需要一位懂得如何釀造威士忌的專家。竹鶴政孝,「阿政與莉塔」的主角在此時登場了。要述說兩人如何協力打造日本威士忌的王國之前,讓我們先認識這位日本威士忌之父的背景。

        竹鶴的家鄉在廣島,家中做的是釀造清酒,因此竹鶴政孝相當熟悉關於清酒的一切,也知悉自己將來會接手家中事業,然而我們都知道,如果竹鶴承襲清酒事業,那麼日本威士忌的歷史就會被改寫。竹鶴政孝求學時的專業是化學,在一次選擇了一門「釀造學」課程後,開啟他對西洋烈酒的興趣;於是畢業以後的他經由介紹進入了攝津酒造(是當時主要製造工業酒精與仿製西洋烈酒的公司),攝津酒造的老闆阿部喜兵衛明白僅僅仿製西洋烈酒是沒辦法維持這項商品的熱度,終究會失去國人的興趣;於是派了竹鶴政孝這位滿腔熱血的年輕人前往蘇格蘭學藝。

取自NIKKA官網

       

        1918年時,竹鶴踏上了蘇格蘭這塊土地,他首先在格拉斯哥大學註冊了化學相關課程,與此同時認識了莉塔的姊妹;隔年竹鶴拜訪了《酒的製造》(The Manufacture of Spirit, 1893)的作者J.A. Nettleton,內特爾頓先生相當熱情地接待竹鶴,並為他安排了一系列相關的製酒課程,然而竹鶴負擔不起昂貴的學費因此被引薦到 Longmorn 開啟了在威士忌廠實習的日子,接著又到了 Bo’ness 蒸餾廠學習蒸餾技術,甚至因為竹鶴相當喜歡這份工作,請求老闆延長他在此的工作時數。同年發生了一件大事,竹鶴政孝與莉塔決定結婚,這件事非但驚動了兩家人,更是讓竹鶴在日本的老闆──阿部喜兵衛,千里迢迢飛到蘇格蘭勸竹鶴不要衝動,不過竹鶴與莉塔已經決意要攜手度過,才有了後面的故事。

        結了婚的兩人移居到 Campbeltown,這是個以煙燻泥媒味聞名的坎貝爾小鎮,竹鶴政孝在這個小鎮中的 Springbank 蒸餾廠得到了為期五個月的實習工作,這件事在竹鶴的蘇格蘭學習之旅佔有相當重要的一席之地,他因此完成了世稱的「竹鶴筆記」──《實習筆記:罐式蒸餾器威士忌》。

[竹鶴的實習筆記] 取自NIKKA官網

        1920年時,竹鶴帶著莉塔回到日本,準備展開在日本釀造威士忌的旅程。然而此時卻因為經濟蕭條,沒有公司願意承擔釀造威士忌的成本,紛紛走回販售仿製西洋烈酒的路,竹鶴政孝認為自己所學無法發揮於是離開了攝津酒造。離開製酒行業以後,竹鶴轉職當了國中化學老師,直到鳥井信治郎找上他。

        1923年,鳥井信治郎準備好要在日本開拓生產威士忌了,他給竹鶴政孝一份優渥的薪資聘請他作為酒廠經理,竹鶴答應了。然而還沒開始釀造威士忌就迎來兩人意見不合,竹鶴認為北海道的氣候與蘇格蘭相似,鳥井則認為北海道的地理位置會增加物流成本,想當然爾,蒸餾廠最後落腳地在鳥井所青睞的山崎。蒸餾廠建造完成以後,開始了在日本釀造威士忌的夢想,夢想並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威士忌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被釀出好味道的,鳥井與竹鶴攜手合作的前幾年,因為沒辦法拿出良好的威士忌販賣,三得利公司的營運也一直走在危險地帶,而兩人的夥伴關係也逐漸產生間隙。

        隨著兩人關係生變,鳥井當初給予竹鶴的十年聘書也跟著到期,竹鶴政孝決心離開三得利公司,自己創業──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這就是 Nikka的前身。大日本果汁會社一開始為了度過釀造威士忌前期的財務空窗,以果汁作為主要商品;竹鶴對果汁一無所知,因此果汁的銷量也不甚理想。一路上跌跌撞撞,直至1937年壽屋推出一款名為「角瓶」,而1940年大日本果汁推出「稀有老 Nikka 威士忌」、「Nikka 白蘭地」,這幾款酒都廣受好評,鳥井與竹鶴分家後兩人終於在1940年代都嚐到成功的滋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