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的風味到底由誰決定?(上):風土所扮演的角色

文/KIRI 桑

Terroir 這源自法文,常見於葡萄酒文化的名詞,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風土。究竟甚麼是風土!?所有會影響農產品生長的環境因素,例如土壤的結構、日照、濕度或溫度,這些都是所謂的風土。那威士忌會受風土的影響嗎?

G.D. Vajra 的高海拔葡萄園 取自 G.D. Vajra 官網

   葡萄酒是發酵酒類,原材料的生長狀況,與葡萄酒的風味有高度的相關性。但是,威士忌是蒸餾酒,蒸餾的目的在於提取酒精,而其餘的化合物,在蒸餾的過程中僅有部分轉換率。更何況,蘇格蘭法規規定,蘇格蘭威士忌必須要蒸餾兩次以上,再加上橡木桶賦予威士忌的風味,有多少”風土”會保留至我們手中的威士忌呢!?

  講到蘇格蘭威士忌的風土,就不得不提到艾雷島。艾雷島當地的泥煤獨樹一格,帶有正露丸的味道。尤其是雅柏 (Ardbeg) 10 年,橡木桶沒有過度壓制掉其特殊的泥煤味,非冷凝的過濾處理,油脂感豐富,其尾韻連綿不絕,口齒留香。再來說說奧克尼島,當地的石楠木沉積至土壤中,經過時間的淬鍊,造就當地的泥煤煙燻後的麥芽,帶有石楠花蜜香,其代表性的酒廠,正是高原騎士 (Highland Park)。而這些位於島嶼的酒廠,因為熟成威士忌的倉庫臨近大海,長年海風吹拂下,熟成出來的威士忌便帶有些許的鹹味。

高原騎士 (Highland Park) 所在地:奧克尼島 取自高原騎士 (Highland Park) 官網

  再來,將”風土”發揮到極致的蘇格蘭酒廠,莫過於,布萊迪 (Bruichladdich)。布萊迪的產品,有分為兩大系列,蘇格蘭大麥及艾雷島大麥。布萊迪嘗試使用不同產區的大麥,闡述兩個不同氣候、土壤結構和地理環境,對於威士忌風味的影響。甚至應用至布萊迪的奧特摩 (Octomore) 系列,全蘇格蘭泥煤酚含量最高的威士忌,嘗試告訴我們,即使在強烈泥煤風味的威士忌中,還是可以察覺,兩個不同產區大麥的差異性存在。其幕後推手,便是布萊迪前總裁 Mark Reynier。

布萊迪酒廠實景 取自布萊迪 Bruichladdich 官網
取自 Mark Reynier Instagram

  人頭馬君度,於 2012 年買下布萊迪,而 Mark Reynier,陷入一段徬徨期,失去目標,直到 2014 年十一月得知帝亞吉歐即將出售位於愛爾蘭的沃特福 (Waterford) 的健力士啤酒廠,2016 年在該址創立了沃特福酒廠。Mark Reynier將其在布萊迪未講完的故事,在愛爾蘭的沃特福酒廠重新啟動。下回我們來仔細聊聊 Mark Reynier 的風土威士忌 2.0 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