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義人生這場比賽-Angostura分享會

採訪/ W編、文/KIRI 桑

2018 年,Marquee Taipei 的 Ice & Ivan 獲得Amaro di Angostura 台灣區比賽的冠軍,除了冠軍殊榮,還得到了一次,飛往紐澳良的調酒之旅。

爵士與調酒之都,紐澳良

  提到「紐澳良」,你想到的是甚麼呢?紐澳良是文化的大熔爐,曾被法國和西班牙殖民過,發展出特有的美食文化。最重要的是,這裡是爵士樂的發源地。伴隨著爵士樂酒吧在當地的蓬勃發展,紐澳良也成為著名的調酒之都!是許多經典調酒的起源地。

2018年紐澳良的街道 照片提供者Ice & Ivan

一次對話,與起源地的經典調酒

  這次藉由 Amaro di Angostura 的分享會,透過 Ice & Ivan-感受那些,記述在許多調酒書籍當中、隱藏在紐澳良街頭巷弄的經典調酒。這是一次,調酒狂熱者,自己對於自己的對話。

兩人對於調酒的熱情,坐在吧檯外都能被渲染

「你們不用記得我是誰,只要記得這間酒吧所要傳承的文化,我只是傳承者之一。」

  提到紐澳良,一定會想到「號稱史上第一杯調酒的 Sezerac」,還沒看過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點這裡。這次 Ice & Ivan 到紐澳良,想當然也到此朝聖。當要離去,向調酒師握手告別,禮貌性請教 Sezerac Bar 調酒師的大名時,調酒師回答他們,「你們不用記得我是誰,只要記得這間酒吧所要傳承的文化,我只是傳承者之一。」這句話帶給他們深深的感觸,調酒師的個人魅力相當重要,站在吧台內的人的性格特質,會影響每杯酒的個性。而 Sezerac Bar的團隊們,以這間酒吧的歷史為榮,認為自我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是從過去至今,這家酒吧文化的傳承者,而已。

  那麼,站在吧檯裡的人們,該如何經營、維持一家店的文化,這讓 Ice & Ivan 體認到「團隊」的重要,而非只是個口號。

  談到這裡,Ice & Ivan端出Sazerac twist請我們品嘗,才把酒杯拿近便可感受到柳橙甜味撲鼻而來,搭配著舜堂的茴香酒香氣,入口感受到的是 1824 Angostura Rum 與蘋果白蘭地圓潤的口感相互混合,當苦澀開始在口腔中擴散時,有那麼一股甘甜味會在瞬間跳出來安撫你的味蕾。

搭配1824 Angostura Rum 所製成的 Sazerac

苦精之於調酒,不僅是鹽巴之於料理

  在 Amaro di Angostura 的競賽中,不只收穫了冠軍的頭銜,Ice & Ivan更是在過程中獲得了許多關於調酒的思想與心法。苦精之於調酒,有如鹽巴之於料理;沒有不會怎麼樣,但有了會很不一樣。大家所認識的苦精當中,歷史悠久、最具代表性的,非Angostura莫屬了。Angostura 苦精不僅僅是佐味的調料,更可以當作調酒的主角。Trinidad Sour就是這樣的一杯調酒,使用 Angostura Bitter 當作基酒,搭配蛋白、檸檬和杏仁糖漿。那股草本香味搭配上濃郁的堅果氣息,蛋白緩和了苦精尖銳的藥草味,用萊姆的酸去平衡苦精的甜度,喝起來甜而膩口、濃郁而不濃烈。

偷偷說小編自己比較喜歡用 Angostura Bitter 做的 Trinidad Sour 啦!口感濃郁香甜卻不膩口!好喝!

  但,很少在酒吧的菜單中看見這杯酒,原因是用 Angostura Bitter 製作這杯調酒的成本相當高昂,因此 Ice & Ivan 用 Amaro di Angostura  改編了原始的Trinidad Sour,用 Amaro di Angostura 取代 Angostura Bitter,Amaro本身就帶有苦精也有的草本調性,再添加了些許調皮的辛香料,酒體本身比苦精來得甜膩許多、卻比苦精輕盈,整體呈現,不論口感還是價格,都較原版更為親民順口,是杯連大部分女生朋友也會喜愛的口味。

用 Amaro di Angostura 製成的 Trinidad Sour TWIST

  在Ice & Ivan的分享會上,你有機會能喝到他們做的Trinidad Sour TWIST,當然,如果各位的口味,跟我們這群偽女性,真漢子的嗜酒小編相似,可以要求Ice & Ivan 做一杯原版的 Trinidad Sour 嘗試看看。

紐澳良「融合風格」的代表,Vieux Carré

  這杯很難發音的酒,可以唸成「Woooo-Ga-Hey」,正是美國、西班牙和法國文化的融合。這其實是法文發音,源於紐澳良該區域最早是法國人殖民,當時便是稱呼這個法國區為 Vieux Carré,是老廣場、老街區的意思。這杯調酒創立於 1938 年紐澳良的蒙特里昂飯店,由首席調酒師沃爾特‧伯杰龍創作。使用美式代表的裸麥威士忌,加入法國代表的白蘭地,融入歐洲國民飲料香艾酒,最後,補充多一點法式風味的班尼迪克丁。最後的最後,這含有滿滿藥草風味的調酒,最重要的靈魂,便是 Angostura Bitter。

  Ice & Ivan 也有到訪蒙特里昂飯店的旋轉木馬酒吧,顧名思義,該酒吧的吧檯頂端,有個真的會旋轉的木馬 Style 的天花板。

著名的 Vieux Carré 就是從這個旋轉木馬發跡,Ice & Ivan 說天花板真的會轉!

  這次的分享會,Ice & Ivan 除了分享原始強烈酒感和藥草風味的 Vieux Carré,還會帶來會旋轉的木馬天花板!?不,這風景雖然很美,但是太厚重了!就如同原版的 Vieux Carré,厚重的酒感會令人卻步, Ice & Ivan將 Vieux Carré原始酒譜重新解構再疊合,其中的sweet vermouth 改編成使用Cucielo Balnco Vermouth的版本,讓對於酒精刺激敏感的人,也可以感受 Vieux Carré 滿滿的藥草風味。

調酒師的夢靨,Ramos Gin Fizz

大名鼎鼎的 Ramos Gin Fizz,也是多數調酒師的夢魘

  Ramos Gin Fizz,A.K.A. 調酒師夢靨,或稱抖音上看到那個會凸出來的酒。這杯酒也是起源於紐澳良。1880 年代,Henry C. Ramos 於紐澳良 Imperial Cabinet Saloon 創作出這杯每個調酒師都賭爛的酒,爾後,1935 年 Henry 的兒子將這杯酒的版權賣給 Roosevelt 飯店。網路上對於這杯酒,有多到可以做成迷因、梗圖的素材,我們就不再贅述。這次 Ice & Ivan 分享了很多對於這杯酒的過往和今來。在分享會上,會為各位呈現,四種不同質地的羅曼史琴菲斯。

想知道為什麼現場大家都在shaking?來參加分享會就知道了!

在紐澳良參訪了那麼多經典酒吧,ICEIVAN的感想是?

  除了Sazerac Bar、Vieux Carré等,調酒師必訪的聖地以外,這趟旅程他們看到了紐奧良在多元文化碰撞下構建的新調酒篇章。到這些教科書上記載的歷史名店,不可少的就是去嘗試他們代表性的經典調酒,Ice & Ivan只跟我們說「我們真的體認到臺灣人調酒是非常傑出的!」,那麼,他們到底獲得了甚麼呢!?

  必須要解釋的,很多經典調酒是,當個時代下的產物,是種文化的融合。就如同過去吃糖是種奢侈的享受,在現代健康概念萌芽下,過甜反而是種罪過。此外,台灣承襲的調酒文化是比較日式的,對於冰塊的品質和調酒的技法,是非常考究的。所以,台灣許多的酒吧,其實是走在世界的尖端,我們融合了傳統,和新銳的調酒技法,呈現的是東西兩方,和傳統與新潮的結合。身在此處的消費者是幸運的,在這許多的調酒師,都是具備走上世界舞台能力的。

  這次分享會會在幾個城市落腳,除了針對調酒師的分享會外,晚上還有客座的活動,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嘗試紐奧良風格的原版經典調酒,以及創作的,符合現代風格的調酒,聊聊紐澳良行的趣事,分享一路走來的趣事和困境。這篇文章想要說的東西太多,不及他倆於訪時,展現給我們的,或許,在客座時、分享會的時候,再好好聊聊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